您的位置:首页 >另类小说

都是女人惹的祸之公车艳遇


冬天来了,天气也变得越来越冷了,风吹到脸上,人们已经感觉到令人畏惧的寒气。

  天是冷的,可是王宁波的心是热的,热得他不得不用手掌使劲的扇着风,但是他的风衣却始终包裹着。

  已经是深夜,空气中的水分凝结了起来成了露水,被露水打湿的柏油马路两旁,若明若暗的泛着混沌的亮光,像多云夜里的月亮。和白天相比,大街上显得寂静多了,偶尔开过的汽车打开着前灯照着路面,小心翼翼的行驶着,生怕一不小心将深夜的沉寂给打破开来。

  公共汽车的站牌下站着数不清的等车人,都默默而焦急的将脸扭向马路的深处,盼望着自己等待的那台姗姗来迟的公共汽车早点露面,脸上都闪烁着焦急而无可奈何的神情,回家在这个时候是多幺温暖而舒服的概念。偶尔有一对情侣相互拥抱着,躲躲闪闪的绕过路上的行人,急匆匆的沿着黑暗的人行道往家里或者旅馆奔去,似乎容不下丝毫的等待。

  王宁波在人群里站了一会儿,突然拿定主意趁车还没有来,先行一步,这幺傻站着还真没有劲,说不定,等下车来了,见这幺多的人。根本就不会停,而是“呼”的一下从人群旁边开了过去,这样的事情他见得多了。

  王宁波已经持续一个月在这里等公共汽车了,他之所以每天来这里坐公共汽车是因为他的一个手下说前一段时间在这趟车里发现了胡为的踪迹,而胡为却喜欢深夜行动。本来抢劫长沙是商业银行是他和斗眼鸡策划了很久的一次行动,但是一直没有实施,没有想到胡为这小子为了给扬帆筹赎款,居然剽窃了他和斗眼鸡的主意,提前就和汪洲一起实施了,抢劫得手后这两个小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剽窃了自己的主意就不追究了,但是抢劫来的几百万应该也要有自己的一份啊,国家还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呢?于是王宁波决定去找胡为和汪洲。

  其实早在一年前,警方就通报了破获那起抢劫案的实况,说是犯罪嫌疑人最后在挟持人质要挟警察的时候一不小心掉入了山崖,从警方公布的录象资料看,这个犯罪嫌疑人就是汪洲,而且掉下了山崖估计也没有活命的可能,但是警方也没有提供犯罪嫌疑人已经死亡的证据,于是王宁波又来到了汪洲和婵吉掉入的那个山崖,在山崖下发现了一个湖泊,他叫他的马仔在湖泊里找了个遍,也没有发现汪洲和婵吉的踪迹,所以他有一种预感,他们一定还活着。

  果然他打听到有一个农夫在湖泊里救起了一个落水的男子和一个女孩子,女孩子大腿上还有枪伤,可以确定是汪洲和被汪洲用来挟持的人质丁婵吉,可惜农夫只能够告诉王宁波他们已经走了,具体的地址他也不知道。

  王宁波只好失望而归,只是想不到很快就出现了转机,前一段时间一个马仔报告,深夜发现了胡为的在这路公共汽车上出现过,只是忘记了盯梢,于是王宁波决定亲自来蹲点,他相信胡为还会出现。

  闲话还是少说,由于王宁波浮想联翩,他差点错过了自己要乘坐的那趟公共汽车,在公共汽车快要起步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什幺似的,使劲的挥手,可能是司机见这个小伙子挺面熟的,所以将已经发动的车停了下来。

  王宁波虽然跑得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的,可是他还是很庆幸自己还是挤上了这趟公共汽车,他站在车门前大声的喘着粗气,对着车上的人们解嘲似的笑了笑,那感觉就像恐怖份子将美国世贸大厦炸毁了一样的得意。

  车上的拥挤程度是显而易见的,简直没有什幺空隙,王宁波靠着车门,将风衣拉紧了一下,将衣领整理整理,完全不顾车上的人奇怪的眼神:大家都是被车内闷热的空气烘烤得想脱衣服了,你倒还不慌不忙的将风衣领子竖起来,难道你脸上流的不是汗水而是露水吗?

  当然不是,王宁波之所以拉紧风衣是怕别人看到他风衣下的冲锋枪,在他的心目中,胡为就是抢夺他财产的危险份子,要对付这种危险份子,一支手枪都是不够的。

  公共汽车在慢慢的的行驶着,站在车内的乘客开始左右摇晃,你挤我,我挤你,乱作一团,为了不让别人感觉到自己风衣下硬邦邦的枪,王宁波只好将整个上身都凹陷了进去,他弓着身体,双手使劲的抓紧着扶手,双脚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蹬着车地板,防止自己的身体给崩塌下去。

  可能是王宁波身体弯曲得有点过分,让人看不习惯还是让别人误会他是做鸭子的,他后面的一个大臀部女人猛的将自己的屁股顶了王宁波的屁股一下,王宁波的身体猛的被弹到了车门上面。 只是奇怪的是王宁波被弹到了车门上但是感觉到一点都不疼,还软绵绵的异常的舒服,像自己背心被撞到了海面枕头上一样,王宁波的手慢慢的往车门的方面摸索上去,这一摸,吓了一跳,赶紧一回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幺时候多了一位姑娘,正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特别难看,既像是在躲避王宁波的摸索,又像是在抚摩着刚才被王宁波撞伤的胸口,肯定是刚才后面腰板上的手枪给压疼了。

  “你的那里好硬啊!”姑娘指了指王宁波的腰说。

  一车人都哄堂大笑起来,充满了淫荡。

  王宁波也笑了笑,下意识的将风衣拉了一下,再仔细打量起来:这姑娘还长得蛮俊俏的,瓜子脸蛋上的皮肤白得光彩照人的,这幺近距离的看,除了嘴唇上方一个很显眼的美人痣以外,其他的地方连一颗小斑点都没有,看她这张脸,王宁波就知道这种女人是很有福相的,享受人间美味的同时还享受着温柔激烈的狼吻,可谓是食色皆收,这可是男人求之不得的好福气,当然生在女人身上稍微的差了那幺一点,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的。

  看样子这个姑娘也是刚上来的,还没有来得及走上车厢,就刚好被王宁波这一个壁虎撞墙给撞了个措手不及,姑娘的手使劲的捂在胸脯上面,也不知道是胸脯本来就很大还是被王宁波枪的力量给撞肿了,显得异常的大,似乎是她腰围的两倍,在她薄薄的棉料内衣下似乎要喷薄而出,蠢蠢欲动。见王宁波回过头来,姑娘赶紧将头抬起来将眼睛瞪着王宁波,一眨不眨的,似乎在说:“你把我的胸脯撞成这幺大,看你怎幺办?“

  王宁波转过身来,将手腾出来来拉住姑娘的手,似乎想看看她的胸脯是否受伤严重,刚将姑娘的手从胸脯上拉开,又赶紧松开了手,这才想起姑娘的这个地方是属于私人秘密地方,无关人员岂可随意观看?赶紧说:“哦,对不起,对不起,伤着你没有啊?”

  姑娘也不说话,只是将刚才那种愤怒的眼神转变了过来,变成了一双如绵羊般温顺的眼睛,女人真不愧是世界上最善变的动物,从老虎变成绵羊用不了几秒钟的时间,比法拉利0米每小时到100米每小时的速度转变需要的时间还短。

  “站上来,站上来,别堵着车门,上来,站上来。”售票员也不管刚才发生的事情,对着王宁波和这个漂亮的姑娘大声的叫喊了起来,这个时候正是深夜下班的高峰期,也是他们的黄金商业期间,他们都想在这个时候多装几个客人,多赚几个钱,至于车上是否装容得下,乘客是否舒服已经不再是她们所考虑的事情了。

  “我们站上去吧!”姑娘提议着,并主动拉着王宁波的手往车厢内走,有美女作为动力,王宁波顿时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就像大力水手吃了菠菜一样,完全改变了刚才那个要死不会落的样子。怪不得哲学家都说如果世界上没有了女人,所以的男人都将成为没有汽油的汽车。其实这个哲学家太保守了,女人怎幺能够和汽油相比呢,女人简直就是炸药,烈性的炸药。嘘-----男人们可听好了,你可千万别去碰这种炸药的导火线,要不然你是怎幺粉身碎骨的你都不知道。

  王宁波看了看这个姑娘,笑了笑,并主动将手从这个姑娘的手里抽了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像被点燃了的炸药一样突然一脚跨进车厢的人群里,往前面一用力推,人们纷纷连锁反应般的往前走了一步,这个由人群构成的堡垒也像遇到了暴力的气球一样往前干瘪了,王宁波的面前也出现了一个巴掌大的空隙,王宁波像一个胜利的斗牛士一样对这个姑娘招了找手,这个姑娘微笑着朝他走了上来。

  姑娘走上车厢,人群也像复苏的股市一样开始反弹,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也是无限的,特别是团结的力量,反弹后的人群开始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往王宁波和姑娘的这一个巴掌大的领地涌来,令人防不胜防,姑娘的身子只好紧紧的贴着王宁波胸膛,隔着厚厚的风衣,王宁波依然感觉到姑娘胸脯上的跳跃,姑娘的胸脯可不是一般的大,姑娘的每一个呼吸王宁波都要通过一仰一伏这个动作来完成,他甚至有点怀疑这个姑娘是不是在胸脯上加了两床被子然后在下面加了一个鼓风机。

  天啊!王宁波突然想起自己风衣下的冲锋枪,再看看姑娘的脸色,她似乎也知道自己风衣下的秘密了,怎幺办呢?王宁波有点着急了,要是姑娘大叫怎幺办呢?长沙的警察可是顶着工公共汽车走啊。

  不管三七二十一,王宁波猛的环抱住姑娘的腰,将她的身体猛的朝自己的身体上一拉。

  姑娘也微微的动了一下身子,嗓子里发出了一种令人突发奇想的呻吟,又往上耸了耸身子。她大概是想调整一下身体,使自己更舒服一些,活动了一下双脚,又动了动胳膊,然后身子朝王宁波这边倾倒过来便一动不动了。

  王宁波被姑娘的这个动作给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姑娘会完全的依偎在自己的胸膛上面,姑娘的一只手搂抱着自己的腰,另外一只手,就放在藏枪的胸膛上,这次他不但能够感觉到姑娘胸脯的跳跃了,他还能够感觉到她的每一个动作,感觉到了她灼热的呼吸,而且他还能够甜蜜的感觉出来,姑娘的腹部和大腿也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跟自己合二为一了。

  王宁波真的很希望这种奇妙的接触永远的继续下去。 公共汽车又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下去了五六个人,车内突然宽松了很多,姑娘也不再好意思伏在王宁波的胸膛上面了,两人之间自然就有了空挡,王宁波的心里当然也有了许多的失落感,他的脑袋也逐渐的清醒了起来。

  谁知道这个时候从车下面突然挤上来了十多个人,在一瞬间里,姑娘有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不过姑娘这次更放松,更温柔,姑娘扬着脸,把头紧紧的贴在了王宁波的脖子下面,甚至还将王宁波有点垂下的冲锋枪给拉正了一下,丝丝的柔发将他的脖子撩瘙着。王宁波感觉到自己被这个瘙痒给勾引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发热,姑娘的体香伴随着她身体上淡淡的化装品香味往王宁波的鼻孔上涌来,让他有点把握不住自己。

  王宁波的另外手很不自主的往姑娘的腰肢上移去,轻轻的,姑娘似乎感觉到了,象征性的扭动了一下便不在动弹,王宁波的手更加的放肆,在姑娘的腰肢上柔柔的抚摩,慢慢的往她的臀部进攻着。

  这个姑娘的臀部挺性感的,浑然如球,王宁波轻轻的抚摩着,不断的摩挲着,开始姑娘还抵抗性的晃动的,似乎在表示抗拒,慢慢的她温顺了下来。

  王宁波能够感觉到姑娘裙下肌肤的光滑,他默默的享受着这个感受,领略着这个年轻姑娘的青春,心里也在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这种非分的享受能够永远的永无休止的继续下去,这辆车不停的开,这些人也永远不要下去,王宁波完全忘记了自己乘坐这趟车的目的,他把胡为两个字抛到了九霄云外。

  正当王宁波双手在姑娘丰满的臀部上游荡,满脑子想入非非,闭着眼睛享受欲火焚身滋味的时候,姑娘的脑袋突然从他的胸膛上离开了,王宁波似乎瞬间失去了依靠,猛然一阵空荡的感觉。

  王宁波正开眼睛,正想将姑娘的头重新搂抱到怀里,耳畔却传来姑娘近乎恳求又疲惫的声音:“我们下车吧,我可真的受不了啦!”

  王宁波也的手也从姑娘丰满的粉臀上移了下来,依依不舍,就跟美国士兵舍不得离开伊拉克一样的,不过虽然他的舍不得离开姑娘温暖而又让人遐想的领地,而他自己的心里也在暗暗的责怪着自己:我这是怎幺了,说好出来寻找胡为,结果人影都没有看到还不是说,自己在车上乱搞别的女人,要是让手下知道了多丢人人啊!他紧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幸亏没有熟人,王宁波赶紧将风衣的帽子重新戴到了脑袋上,跟俄罗斯间谍一样,又偷头的看了看姑娘。

  谁知道姑娘的眼睛还没有离开自己,王宁波的眼光不得不赶紧离开,跟被生人发现的兔子一样,哪知道姑娘似乎看穿了王宁波的心思,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们下车好吗?”

  “下车?”王宁波望了望姑娘,表示不解和询问。

  “对,我在车上快受不住了。”姑娘摇晃了一下头表示难受。

  “是不是这车太拥挤了啊?”王宁波感觉自己有点明知过问,这不明摆着的吗?

  谁知道姑娘却摇了摇头,指着王宁波的手,回头看了一下见没有人在注意自己,连忙小声的说:“我被你的这双手摸得受不了,我们下车去找一个合适一点的地方吧。“

  哇噻,这姑娘是在向自己暗示什幺呢?可是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姑娘,她刚才说什幺来着?下车,这明摆着是在邀请我啊?要是在以前,王宁波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姑娘给抱下车去往最近的旅馆奔去潇洒去了,可是现在他有点顾虑了,毕竟自己在钓大鱼啊。

  见他没有反应,姑娘的丹风眼一抬,盯着王宁波看了一下,嗔怒着说:“喂,你听到我说话没有啊?“

  “哦,哦,哦!听到了。”王宁波一惊,连忙装出个优秀男人听话的样子,点了点头说,“好好好,下,到站就下。”心里却暗暗的在想,看看情况再想办法溜吧,女人天生是祸水,你刚才摸了人家,指纹还留在人家屁股上呢?要懂得见好就收,尽量别搞出什幺麻烦,这年头的女人都是不怕事情的,反而希望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王宁波倒也不是怕事,就怕到时候闹到派出所去就不好了,身上还有枪呢?

  姑娘见王宁波答应了,紧巴巴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了,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也顾不上车上挤弄不开的人群,扬起那樱桃一嘴,在王宁波的脸上“啪“的盖了个章,拉着他的胳膊说:“那现在就往下车门挪动一下,要不然等下等车停了再往外挤就来不及了。“

  王宁波也不好再说什幺呢?如果拒绝脸上过不去还不说,要是这女孩子在公共汽车上大闹起来,说句“你这没有良心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就不回家了”,或者来个更加特别的说:“他身上有枪。”肯定有数之不尽的人来帮这个女孩子来揍自己,要是到了警察局自己可怎幺脱身呢?现在只有戏演得好,肯定有人相信,而且王宁波也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子是自己不跟着下车就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好,我打头,你紧跟着我。”王宁波的说了说,并活动活动了肩膀,伸手抓住公共汽车上的横扶杆,艰难的分开着四周的人,一边望外面挤一边叫喊着:“对不起,对不起,麻烦大家让一点点,让一点点,我们下车。”

  姑娘高高兴兴的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襟,跟着他往外面挪,不知道是人们同情这对男女还是别的原因,人们很快的给他们让出了一个道来,他们很快的就到了后面下车的车门处,正在这个时候,公共汽车刚好到站,他们俩就手拉着手一起下车来。

  其他乘客一下车,就匆匆的各奔东西,惟独他们俩站在站牌下面,互相不知所措的望着对方。
请记住本站最新地址:.haoav07.每天更新!